內容詳情

《徒手攀巖》觀后感 4篇

時間:2019-10-06 10:29:34  作者:  來源  查看:0

巔峰榮耀——觀《徒手攀巖》有感

初二(1)班 高小荷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巔峰榮耀。
長風呼嘯而起,回旋在酋長巖的石壁上,撞擊著伏在懸崖上的人影。他在石壁上一寸一寸地攀登著,像是前往耶路撒冷朝圣的虔誠信徒,走向此生惟一的信仰。他就是亞里克斯,而他的信仰,是攀巖。
說不上是從何時迷上這危險的極限運動,但當這個寡言少語的少年意識到他已愛上攀巖時,他就再也無法停下。他爬遍了附近的居民樓頂,在少年變成青年后,他就背上包駕著車,開始征服那奇美壯麗的山崖。登山固然危險,但他從不輕言放棄,以一種孤絕的姿態放蕩在青崖間。山風凄緊,石壁詭譎,向下望去時滿目層巒疊翠。登山時他是沉默的,但他不寂寞,因為山。列缺霹靂,岳巒崩摧。洞天石扉,訇然中開。因為他熱愛,所以鮮活。

是的,我們不必也押上性命去體驗無保護攀巖,我們有自己的信仰,我們是自己的信徒。我們可以聽著回旋壓抑的旋律不知不覺就落下淚來,也可以穿著足尖鞋在空無一人的舞臺翩然起舞,可以濃妝艷抹飾著華麗的妝容為眼前的西楚霸王淚眼婆娑、飲劍自盡,也可以沉迷于黑白交錯沖鋒陷陣于一張棋盤甚至立下遺囑用自己的骨血磨一盤棋。不求他人能懂,而是像攀登的亞里克斯自殺的程蝶衣絕弦的伯牙就義的夏明翰病逝的林黛玉隨月而去的李白被鳩殺的李煜一樣,堅守信仰。你看到是悲劇,可是對他們來說這都是值得的。人生很長,長到可活到期頤耄耋;人生很短,短到一轉眼白發蒼蒼而兒時的夢想早已遺忘。為了自己的信仰拋頭顱灑熱血,沒有人能評判你,只有自己能決定是否要有鮮活的一生,不要辜負。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巔峰榮耀,那是人生幾十年的華彩時刻。

挑戰自我
——觀《徒手攀巖》有感

初二(2)班 龍建瑜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這句名句也說得太過簡單,卻也不知要經過多少磨難曲折,才可登上那遙不可及的山巔。
只有大口的喘息聲以及釘鉤鉤上巖壁的聲音,有時或許有風聲,其余的寂靜一片。額上、肩上、背上流下大片汗水,附著在身上,卻也不以為意。腳底、手臂早已酸麻難當,但一股熱血總是讓他不予放棄。他只是一個平凡的人,小時候整天泡在攀巖館里,磨煉自己的技巧。攀巖在艾利克斯的生命中只是一個愛好,也未曾予以謀生。可當你的愛好變成你的職業時,這才過上的是真正幸福的生活。徒手攀巖,就是在挑戰自己極限,不同于跳傘、摩托車、跑酷等其他極限運動,一個人的耐力、意志力便更能體現在攀巖之上。許多人已經因為此而犧牲了,可后來者還是在一直不斷地嘗試,從未停止,這恐怕就是極限運動帶給人類最大的魅力,勇往直前,又是在這項運動最寶貴的精神。也許大多數人都不會選擇去做這件事時,那一小部分人卻樂此不疲。

體驗過程,享受結果,樂亦在其中。前一秒可能還活著,后一秒誰也不知道,須得繃緊神經,才可使自己最后登頂,要是稍有懈怠,便身墜千丈,沒有繩子的保護,在平滑的巖壁上行走自如,這沒有強大的心理素質恐怕還真不行,但我更想說的是,在那種千鈞一發的時刻,能把自己放下容易,要放下時時牽掛著自己的家人還真不容易。或許他們還不知道,自己已身處危境,有可能昨晚的擁抱就是最后一次擁抱,沒有人愿意看到親人失去自己的一種悲傷,沒有人會拋下親人,可世事難料,當你自己都把握不了時,還依舊放手一搏,這搏的不僅僅是生命,還是家人的心。
在攀登至險之處時,許多人還是會選擇放棄,但他們還仍舊不斷地嘗試,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直到他通過為止,然后又去挑戰下一個。因為他知道,盡管他放棄了許多次,這道坎仍是要邁過去的,這很艱難,可這就是命,命中注定你定要翻越它。
不論別人如何反對,都始終堅持自己的夢想,這是真正的生活,不是活在陰影。我也曾聽過一句:一個人的天職是什么?做自己。

《徒手攀巖》觀后感系列

初二(2)陳鵬宇

生死論

“不死可怕嗎?”蕉君問道。

“不死,怎么會可怕呢?我們現在就沒有死,現在可怕嗎?”我反問道。

“不可怕啊!”勛某人接口。

“那不就是了?”我一笑。

昨日閑來無事,與朋友們調侃“空氣有毒論——所有吸入空氣的人最終都死了”。我們從王朝來到彭祖,再一合計已然過了一輩子的七分之一,聊天立即顯得傷感起來。然后就是如上的對話。我拉過話茬,這番“哲思”也就一筆帶過了。但我知道這不是我對這個問題真正的思考,也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是為題記。

記得剛看到“物質不滅,能量守恒”時特興奮。組成我們人的一切都不會消失,那豈不是每個人都長生不死了嗎?

很顯然,這是非常天真的。骨灰也是我們身體的一部分(無機物),它不滅對于我們又有什么意義呢?

生命中最寶貴是什么?我一直認為是思想。

有了大腦,有了思考,我們才可以被稱為人。其他再高等的生物,也不可能賦予它們人類的思想。否則猴子能自行打開囚籠,為什么還會被牽上臺算術呢?

然而隨著生命的消逝,我們永遠也不能再用大腦進行一切的思考了。

有人說,生命就像一盞燈,其終結不過斷電而已。正所謂油盡燈枯,或許令人恐懼的不是已知的死亡,而是未知的死亡后的一切。例如燈枯后燈去哪兒了?

很多人相信有天堂,但是沒有人能向我們證明人死后會去到天堂——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能被證實的事實。已知的是,一旦死亡,你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從這個角度來看,無法喚醒的植物人確實可以捐器官了——因為你若只是守著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那你不會在意是個“完整”的人還是個沒有心臟角膜腎肝的軀殼了。

不過看完《徒手攀巖》之后,我對此又有了一些新的理解:

2
走向恐懼——觀《徒手攀巖》有感

鬧鐘響 陽光灑滿車廂

背起包 邁向下個目標

有人問 能否無懼死亡

搖搖頭 危險又能何妨

行走峭壁 笑傲層巒疊嶂

抱守本心 追逐那個夢想

酋長巖上 怎能從不受傷

跌倒爬起 揮手告別彷徨

永不言棄 方能筑就輝煌

挑戰極限 登山一代君王

晨起的朝陽

把身影拖得很長

仿佛肩扛天地

架海紫金梁

他人的不解 化為一笑動愁腸

殉道之同行 不阻前進之劍芒

手入巖中

腳可踏天光

拙于辭令 又何能知我內向

拋去繩索 雙眼神采指前方

沒有義務去將虛度延長

熱血只能燃燒在戰場

情之所在 不動何處我去往

天蒼山茫 可引哪人是峰高

未曾放棄 只因夢就在身旁

雖有迷惘 胸中熱血仍沸騰

不再因為紛擾拋卻桀驁

溫柔僅僅面對那情郎

茍延殘喘 舒適何言激昂

孤注一擲 賭上生命遠望

伊人淚沾裳

轉身騰躍 每個支點都是高潮

回首落腳 諸多峭壁不過虛妄

峰頂射天狼

踏赴征程 怎會沒有緊張失常

只是路上 披荊斬棘不過百丈

人生在世 總有一場瘋狂

細心籌劃 一切疑難不成阻擋

豁出半生 風雨相伴四時滄桑

登頂巖上 何不長嘯鏗鏘

可以受傷 但是絕不畏戰投降

可以流血 但是絕不哀嘆悲涼

可以失敗 但要重新斗志昂揚

可以等待 但要重新振翅翱翔

那一刻 你就是主角

舞臺中央

生命綻放

那一刻 風帆再起航

驚濤駭浪

不動分毫

勇敢 不是無畏 也不是勉強

而是 走向恐懼 并走向成長

3
一開始我完全無法理解亞歷克斯為什么不怕死。再精湛超絕的攀巖技術也不可能毫無危險。236分鐘里每一秒都是生死關頭——盡管“每個人都有可能在任何時候死去”,但是無保護登頂酋長巖有99%的概率在任何一塊巖石上死去。正如看完電影后的某位同學所感嘆,“我實在無法理解為什么會有人喜歡這個。”

亞歷克斯的大腦非常正常,智商高,也未曾受到任何巨大打擊。他徒手攀巖,更不是為了拍電影。那么他為何要冒這個“賭命”的風險去攀巖?因為熱愛。

熱愛?

沒錯,就是熱愛!

瘋了吧?每一步都在生死邊緣徘徊,踏空一下就萬劫不復,還來1000多次?這是用這么空洞的“熱愛”兩個字可以形容的么?

那還能怎么解釋?

4
我始終相信,世界上總有那么一些人,是我們凡夫俗子所看不懂的——

他們因為熱愛,所以熱愛;因為勇敢,所以勇敢;因為挑戰,所以挑戰;因為純粹,所以純粹。

因為熱愛攀巖,所以熱愛生命;因為內心勇敢,所以挑戰勇敢;因為愿意挑戰,所以發起挑戰;因為目標純粹,所以個人純粹。

我們不懂得為什么亞歷克斯絕對不想失去生命,仍然熱愛徒手攀巖;不懂為什么居里夫人絕對不想失去健康,仍然堅持鐳的研究;更不懂為什么國破家亡的忠臣要選擇舍生取義。

亞歷克斯的攀巖就是他的生命,亞歷克斯的內心就是他的勇敢,亞歷克斯的夢想就是他的挑戰。

生死有時是可怕的,有時是不可怕的。追贈已死之人的崇高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即便沒有追封和榮耀。崇高依然是崇高,純粹依然是純粹。亙古不變。

生死是剎那,是永恒,挑戰極限,又何嘗不是短暫生命中一種崇高的信仰?

5
對那個男人,我佩服,但不能復制;我崇拜,但不會盲從;我理解,但不去支持。他賭的是命,我做的是自己。他不去攀巖,全身難受,我站上高空,渾身發顫。對于某些偉大的人,我只去學習其精神,保留其評價。

人生苦短,真正能凌駕于生死之上能有幾人?平凡才是真理,努力了才會幸運。但幸運者百不一存。不抱過多奢望,做自己,應該是我們普遍準則吧。

畢竟世上只有一個亞歷克斯,創造不朽奇跡固然崇高偉大,但腳踏實地也可謂不枉此生。我發現我錯了,因為除了意志和信念,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不滅。

我從不相信來生,更不相信死亡是終點,也是起點。但我知道,出生是起點,死亡不一定是終點,盡管逝去的人看不到,但是他們中的一些人所留下的東西,終究能在渺小脆弱的人類之間傳承永遠。

對于思想來說,更是如此。

做自己想做的事,做自己愛做的事,而不是勉強自己去做危險的事。亞歷克斯挑戰極限,因為他熱愛徒手攀巖,僅此而已。

僅此而已。

他是一個真正純粹的人。

這樣的人,可敬而不可取,對絕大多數人而言。

人活一世,總要給世界留下些什么。不為如何,只是告訴一下后人,至少你曾經來過,就夠了。

應該夠了。

堅持熱愛追求卓越——觀《徒手攀巖》有感

初二(2)班周欣怡
這是一部在絕美中透露殘忍的紀錄片。
幾乎是抱著忐忑不安的心看完了整部影片,其實剛開始,我并不認為他能順利登頂,那座名為酋長巖的山,太陡峭了。而人的渺小,在這一刻,更是毫無保留地顯露出來,從來沒有人能做到,不是嗎?我并不認為這是一項運動,它倒更像是一場賭局,“你必須達到絕對的專注,因為性命攸關”“一失足成千足恨”用在此處,一點也不為過。
所有人都會有畏懼心理,其實本質上就是對生的渴望,這里的生與茍且偷生還有很大的差別。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都是“生命是脆弱的”“生命只有一次”,這是從幼兒園開始,老師便會反復說的,無形之中,這讓我們下意識的便要保護好它。意外的概率雖然很小,可只要發生過,就還是存在的,所以在過多的思考后,人們自然選擇了放棄。在許多視頻中,當一個正在做極限運動的人不慎墜落,他的手往往是向上的,那是一種垂死掙扎,也更加令人膽戰心驚。

“人總有一死,不如趁活著做點想做的事。”在觀看影片的途中,看到亞歷克斯一遍又一遍驚心動魄的失誤時,我的心中頓時一涼,好好地活著,去追求快樂與舒適不好嗎?為什么總要挑戰些“不可能”的事呢?或許,是因為熱愛和信仰罷。
翻越酋長巖是他一生的信仰,而熱愛就是他前進的動力,一部可以榮獲奧斯卡獎的紀錄片,絕非只是在宣揚攀巖這么簡單,而是暗含了一個深刻的哲理:因為熱愛,才有追求。很多人也許最初和亞歷克斯一樣,對一種特定的事情抱有一份衷心,可漸漸地,他們在歲月中磨平了自己的棱角,隨著大流成為中規中矩的圓,總是抱怨生活和歲月將人變得不像自己。其實,不過是自己不夠熱愛,沒有定力,所以這些人只配處在狹小而普通的空間里,望名人興嘆。
熱愛很簡單,擁有將它持續下去的勇氣卻很罕見,在渺小的生命中用熱愛和信仰編織出自己獨有的人生,這才是最精彩的人生。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觀《攀登者》有感 1000字
猜您感興趣
相關作文
最熱作文
關于本站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 聯系站長
僅供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和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不愿意作品在本站發布,請聯系QQ769913200
豫ICP備11004157號 公安備案號41032602000104
福彩3d杀八个跨